關於生產


關於生產 |
去年的此刻(寫文的時侯是2/22 07:30左右),
我應該是在被長庚退貨回家的路途中。

那天在我的紀錄裡留下這段文字後,
就再也沒有任何文字紀錄了。

「03:56 微微紅色 馬桶內有一滴血
肚子痛 一直有想大便的感覺
大約六點多把老公叫醒
整理後我們就往長庚出發」

因為我的不規律陣痛,已經超出我的想像和忍受範圍。

很多人問我自然產痛嗎?
問我真的不準,
因為我不是個幸運的孕婦,
包含被誤診的手術,
子宮本身就不是在最佳的狀態。

我的陣痛讓我生產課學到的所有舒緩方式,
趴球、坐球、淋浴、跪姿⋯,完全都派不上用場。

如果沒記錯,
在接近中午的時候我要求蕭先生再載我去長庚一次。

我知道宮縮依舊不規律可能會被退貨,
但我已經想好,如果醫院還是不留我,
我真心想要改剖腹。

聽過身邊一些堅持自然產吃苦頭的狀況,
我根本不想為難我自己。

住院醫生聽到我想剖腹,對我的意願再三確認後,
終於願意把我留在產房。

但最悲慘的是…
麻醉醫生是滿刀的狀態,根本沒有空檔過來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…

這段期間裡蕭先生去辦開刀相關手續,
我仍然沈浸在不規則頻率的痛楚和自己的哀叫聲裡。

依稀記得他跑回來說沒有單人房住雙人可以嗎?
然後被我罵跑!!!
這種小事有需要打擾一個,
已經痛到失去思考能力的人嗎!?

然後不知道又過了多久,感覺是真的很久,
久到對時間完全沒了想法,痛得腦中根本無法思考。
除非是有人把我從痛楚中叫醒。

住院醫生來了,很大聲的叫我的名字。
她說麻醉醫生說幾點能過來,
但其實以我目前的狀態,
如果維持自然產已經可以打減痛,
要不要改回自然產?

沒想到我竟然說好!?
然後又回到痛到無法自拔的狀態。

不知道又過了多久,麻醉醫生終於來幫我打減痛。
我好像跟他說「救我」這種話,
現在回想起來也太丟臉了。(羞)

減痛打完後沒多久,我的理智線好像稍微回來一點,
突然想起今天我有約朋友要喝下午茶呀!
朋友一定瘋狂的找我,
趕緊叫蕭先生幫我回line告訴他我在醫院。
然後我好像稍稍的可以睡一下。

打完減痛後痛覺真的少了好多,
那種感覺應該就是本來的痛有100的話,
減痛藥注射下去後的痛剩下40那種。

但我想…
減痛確實是會拖產程吧!

直到不知道是凌晨幾點的時候,
護士來看開指狀況,說可以用力準備把寶寶生出來了!

我在待產室努力的要把小孩擠出來,
一直想著老師教的正確用力方法及呼吸法。

然後為了要比較好出力,
手抓著病床的欄杆、腳也踩著病床的欄杆,
趁著陣痛用力。

但過一下下就沒有力氣,
需要休息後等下一波陣痛來臨時再用力。

我累到問護理師,除了這樣用力還有別得方法嗎?

她說因為我想要溫柔生產,所以不能推肚子也不能用儀器吸!

我心想好險我有寫生產計畫,
因為我根本不想被推肚子,
也不想要我的孩子是被儀器吸出來的。

不曉得過了幾輪,護理師說看到寶寶的頭髮了!!
她說再努力一下下就可以進產房了!! 然後我的床被推出了小房間,進到超級明亮的產房內。
雖然我被布簾遮住視線,
但或許是知道這痛苦的一切快結束了,
所以心裡感到安心、又興奮。

然後提醒著護理師,
我們有跟醫師申請爸爸要進產房剪臍帶。

她們說「會的,醫師等下會帶爸爸進來!」 主治醫師進來沒多久,
我家寶寶就誕生在地球上!!! 以上是媽媽版本的生產過程。

整個過程有如一場馬拉松,
從吃力、痛苦到最後的放鬆與愉悅,
雖然這一趟經歷整整將近27個小時,
但終於又體驗了人生的一種過程。

對於爸爸而言,我總覺得他比我幸運,
不用經歷任何疼痛就能參與他寶貝兒子的完整出生過程,
甚至剪了臍帶給兒子在地球上的第一口呼吸。

最終還是感謝他的陪伴,
即使他只能坐在旁邊滑手機,
至少沒有單人房時他還想尊重我的意見,(笑”)
更感謝我們的小孩能健康平安地來到這個紛擾的地球。

#當媽後一篇文章要寫一個月才寫得完
#當時的痛覺好像已失去記憶但仍值得寫下
#生生瑜珈 #溫柔生產  #慢半拍小姐

 


Writing by MifreeLiao
Photo by 慢半拍小姐 Miss Caylee film photography

Camera:
Location: Kaohsiung
Year:2019.02

34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